年輕本當是最有利的籌碼,如今卻成為深不可逭之罪。我太晚來到這世界、又太晚念戲劇系,種種罪責包括遲了《如夢之夢》整整十三年、遲了中國京劇院第一次來臺整整二十年、遲了《穆勒咖啡館》整整三十五年。後果是:演出《如夢之夢》的密室猶然存在,但演出場地驟變,自此後《如夢之夢》再也無法成為少數人的靈犀。以及我第一次觀看劉長瑜錄影帶時,便發現我不可能、永遠都不可能,見到劉長瑜任何一場完整的現場演出。既然劉長瑜如此,更遑論已經謝世的碧娜‧鮑許。

這種惆悵或許會被部分人視為貴古賤今,且貪婪太過──即使壽長八百的彭祖也不能保證從此無怨尤。但我確實鎮日渾渾噩噩,需要幾場轟天雷將我炸醒。多麼想拿我僅有的,剩下一點點的青春去交換那些已逝時光,去交換一兩晚也許始料未及、也許稍有預感的爆炸時刻。如果生活真有甚麼幸福指數可言,那這就是可以一次把怪獸電力公司電瓶充到爆表的幸福指數。但充電電池的生命終究是遞減的,要等到哪時候、要等到哪一天,才能再得到一顆全新的、全新的電池呢?

------

應該是跟自己鬧彆扭的緣故吧,好幾個月沒來更新了。期間也看了不少演出,各式各樣,戲曲的、戲劇的、大劇場、小劇場......等。一開始是因為覺得夢囈不可見人,便想遠遠離開這裡。後來則是因為發懶,大大的發懶。各方面的倦怠齊發,就更不想來這裡面對現實了。不過,最近反省了一下,覺得還是不要再這樣下去了......一直逃避也不是辦法。那就繼續努力看看吧,也許會有甚麼轉機也說不定。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