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去大稻埕戲苑看河洛的菜刀柴刀剃頭刀,很好看!

雖然婆媳問題在電視劇裡早已是老梗,但仔細回想最近看的戲曲,
好像都沒有描述這類問題的......
河洛選擇用輕鬆的方式來呈現,讓整個看戲過程極愉快,
但語言音韻上的掌握夠精緻,輕鬆愉快之後,
地方戲曲的美感經驗才是最深植人心的。

除了今天的菜刀柴刀剃頭刀,近幾個月還看了春風歌劇團的周仁獻嫂,
坦白說我不怎麼喜歡周仁獻嫂,這齣戲除了演周仁的李佩穎、周妻邱妤萱、
反派王婕菱以外,幾乎沒亮點。
故事改編自秦腔傳統老戲,「傳統老戲」最磨人,不同人演,好看難看天壤之別。
在參差不齊的團隊裡,整部周仁獻嫂可看性最高的無疑是悔路。
悔路的抒情性加上李佩穎個人的天賦努力,讓人足以忘卻整個故事前後的不足,
而得以獨立自全、自滿於其他片段。這一折非常感人!
當然,秦腔的影子仍不時在李佩穎的嗓子裡忽隱忽現,
據說中國視門派攪擾為大忌,這當然是指京劇。
但不知他們對劇種之間的調和作何感想。

不過中國對京劇演員表露出的門派具嚴苛要求這點,
似乎只能單就京劇一門而言(也許嚴謹的崑曲也算?)。
在周仁獻嫂之前,我也看過歌仔戲,相較京崑當然少上許多,
這山膀,未免也拉得太隨便,且不是故意隨便,是因為,沒有功。
也許台上演員間彼此實力懸殊也與此有稍許關係。
能演的人,或說有專業水準的人太少。
春風是學生社團起家,從學生社團到職業劇團間的艱辛固然值得敬重,
不過當學生社團轉換為職業劇團時,演出當然也要有職業劇團的水準才行,
這時觀眾是拿「你是職業劇團」的期待來看戲。
雖然春風一開始算由「票友」組成,但時至今日,我是視春風為職業劇團的,
自然想看到相當於職業劇團的演出。
可惜就觀看周仁獻嫂的經驗,春風似乎仍介於學生社團與職業劇團之間,
雖然持續進步,但尚未能站穩腳步。
希望他們能多多加油!有朝一日一定能有更好的表現。

扯遠了,再回來講河洛,河洛的演員水準蠻齊,
今天除了婢女小梅有點天然呆之外,其他都不錯。
比較令人感慨的是,中場休息,在服務台邊有個箱子,
上面貼了紙條說河洛現在財務不穩,請大家捐獻,數目不論大小都是心意。
謝幕時,呂雪鳳也提到這件事,因此近年大小演出都減少,
如果之後河洛還有演戲,不論內外台,請大家多多捧場。
感覺他講一講快哭出來了......河洛捧出的人很多,
也不少人後來出去自組戲班。想到重要的老團可能要解散,
就覺得頗擔憂,尤其是出去在南京西路口等車時,
看到大千百貨。更覺得風光滄桑就在一瞬之間。
可能是我太念舊,總想保存這保存那,卻忽略了現實面的物競天擇。
但在這些千迴百轉之後,最終想要記得的,也不過是歷史而已。

 

雖然三隻刀很好看,但我覺得有一個bug,
就是如果我是薛仁孝,在聽到妻子同意磨菜刀殺母親時,
就會覺得這女人太可怕,馬上修了他吧XD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