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 演出者:
: 指揮/弗拉狄米爾‧維畢斯基Vladimir Verbitsky, conductor
: 鋼琴/鄧泰山Dang Thai Son, piano
: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Taipei Symphony Orchestra
: 曲目:
: 舒曼:《曼孚列》序曲
: 舒曼:A小調鋼琴協奏曲,作品54
: 柴科夫斯基:《曼孚列》交響曲,作品58


今天下午上日文的時候就好興奮、好期待!
非常久沒有去音樂廳玩耍了,上次去好像是去年十二月為了齊柏斯坦吧???
今天只有我跟順德來,其他人好像都去了漢儀學長的社課(學長不好意思XD),
啊啊啊這樣美好的一天,睡過頭XD、上課、好棒音樂會的日子不知何時能再得。

先講A小調鋼琴協奏曲,本來就是為了這個去聽的,太厲害了,一開始三個樂句
就足以帶出樂曲的情境,像我已經很久沒聽古典音樂的人,也可以瞬間被他的琴
音帶入,音色細緻但不尖瘦、溫柔中有晶瑩,且最奇妙的地方就是樂團絕對無法
吃掉這種有些人可能覺得不夠磅礡的音色!!!

不過也因為鄧泰山的音色很有質感,所以當鋼琴與弦樂互相唱和時,完全凸顯出
TSO的弦樂音色有多粗糙。(就弦樂而言NSO還是大勝啊。)不過我覺得銅管比NSO
好喔!從下半場的柴可夫斯基《曼孚列》可見一斑,銅管都沒有亂放砲,而且再
怎麼熱烈也不會變成脫韁野馬,尤其感謝低音號大哥,辛苦了!啊不過木管真是
太遜色了,尤其是單簧管,唉唉唉,在舒曼A小調裡也太輕浮了吧,以為大家都
聽不出來嗎......長笛、雙簧管也非常沒有特色,柴可夫斯基裡面一段分別給木
管樂器表現的段落完全沒有效果,好可惜。法國號好蠻多的,至少有演奏出音樂
性,不像單簧管聲音完全是死的。話說回來,單簧管在柴可夫斯基裡面又好上許
多,但也僅達到普普通通而已,哼哼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鄧泰山第一樂章後面有段裝飾奏(很多顫音的獨奏那裡)我覺得有點亂,但順德
說這已經是他聽過所有的A小調裡面最清楚、最有立體感的了。其實就算波里尼
來談,技巧全克服(彼得羅西卡真是太厲害了......根本不是人類啊啊啊),但
也不見得能彈出鄧泰山那種獨特的氣韻吧。安可曲是蕭邦夜曲們中的某一首,我
只聽得出來是夜曲,更細節無法,所有的聲音都是一顆顆珍珠,圓潤飽滿卻不沉
,串在一起不斷往前流淌,現場音樂會真是太美妙了,樂音都是立體的在身邊飄
移啊!

兩首曼浮列也都非常好聽,不過樂團本身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克服,加油啦!不過
今天TSO的演出已經大大超出我的期待了,以前有聽過一次(大二吧......記不太
得了)當時覺得......嗯,以後應該不太容易見到面了,但今天為了鄧泰山去,
覺得有比之前好,演演生猛的曲子可以,乒乒砰砰砸在一塊,尤其有好的銅管更
可增加氣勢,但如要處理細緻的還是需要花時間磨練(折磨XD)弦樂,先把音色
和默契練好再談。

指揮的身體、手勢等都非常會說話,不過有時候常會懷疑團員有沒有在看啊XD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iachen Wang
  • 好厲害的耳朵
  • 還差得很呢:p
    而且久沒聽已經感覺到退化了......

    lyande1109 於 2011/10/11 23: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