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一個月來也不是沒看戲,但卻一再因為差不多的原因而無法及時寫下看戲當下的感動或無感,幾回想到啊我還有甚麼沒寫,最終卻又有其他事情耽擱了。前幾天于老師說如果你真的當他是一件事情的話就應該想辦法繼續,我回答,這當然是一件事情,然後又繼續掛在心上,每天早出晚歸讓人做甚麼都近乎力不從心。今天終於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沒有惡夢、沒有頭痛、沒有昏花,最好的狀態是該完成這件事的時候了,雖然甚多時數已將龐大的記憶消磨到幾不成數,但只要還有一點影子,就有留存的權利。

     《西施》是衝著葉復潤、郭勝芳去的,在內湖,近捷運文德站。木柵的戲曲學院我去過許多回,內湖只聽過沒去過。好心的路人指引我穿越碧湖公園便可直驅戲曲學院校園,待臨到終點才發現與碧湖公園鄰接的校門扣上深鎖,看看錶已經遲到,且從捷運站過來一路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實在不想再延著校園繞一圈去尋找大門,觀察一會,發現有幾處柵欄最上頭的尖刺都斷了,索性直接翻牆入校。想來好笑,六年中學生活我從未有過翻牆經驗,都直接跟警衛伯伯串通好偷溜出校門;大學處在非常自由的學風環境,壓根沒想過這回事,如今第一次翻牆竟是為了看戲,而且是看一齣非常傳統的戲,這也是錢鍾書的《圍牆》啊,二十五年前牆內的人不斷想突破傳統的框架,拚了命要翻過牆來,甚至被說是要革傳統的命;卻也有人因為一些匆忙或懶惰努力想從牆外進到牆內。

      總之,最後我是成功翻過牆了,並且很幸運的毫髮無傷(那牆其實很矮,民國一百年來它已經受過太多反動,再無法無謂地築起自己的高牆了)。找了許久才找到看戲的場地,場地不大,但觀眾也算是黑壓壓的(或許應該說,白壓壓的),不知是常態還偶而,牆上還寫著「觀眾是最好的老師」之類的標語,很能帶人穿越時空。

      整場戲看下來昏昏欲睡,先是看戲之前我已經為了看戲消耗太多體力,再來劇情實在太難看了......單單靠葉復潤的范蠡、閻倫瑋的夫差支撐實在不行。郭勝芳從前只看過一次,2009年8月27日的京劇界八八水災義演,楊四郎的妻子,那時印象很好;後來陸續看了幾齣復興的年度大戲,都沒見到他,這次看西施,穩定度好低......真的是一直讓我記在腦裡的那個人嗎?不論嗓子、作表,都給人搖搖欲墜之感,拿那個洗衣籃還是甚麼的時候整個人尤其像柳條一樣,沒有氣就沒有角色。演伍子胥的丁揚士是女生嗎?站在台上看起來好瘦小啊,臉也好小,戴起髯口很像小孩穿大衣,雖然唱念不錯,但做工好草率啊,很明顯那鬍子不是伍子胥的......或者說,因為做工的緣故所以觀眾很明顯覺得他不是伍子胥。

      那天看完覺得上台的演員們多數問題都是──做工,就是草率、沒到位,莫中元的句踐也是啊,雖然是小鬍子但也不能那麼隨意吧。果真是動作精準了才能談人物,因為動作不精準,觀眾根本不覺得你是人物啊。說到這裡不免又要稱讚葉復潤對鬍子的掌控真是令人悠然神往啊,一舉一動美極了!閻倫瑋的花臉以前沒特別注意(搞不好我之前看的戲,《賢淑的母親》、《夏雪》、《徐九經升官記》......他都不是本工應對),這次看,有板有眼呢!尤其跟葉復潤的對戲真是炎炎夏日的一劑清涼散(《醉古堂劍掃》當真在腦裡留了影響)。看到好演員總是特別令人欣喜,雖然內湖實在有點遠,但之後有空還是會去玩耍的。

      又想到江蘇京劇院李潔演羅懷臻《西施歸越》,當時真為我的大二投下一顆震撼彈。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iachen Wang
  • 怎麼會關門, 叫警衛開門就好了阿.
    學校門口警衛室怎麼可能沒人?

    郭的青衣、正旦比較好. 其他的我就不...
    殺四門的感想捏?


    只剩下這場想看
    101年1月14日(週六) 14:00
    全本勘玉釧
    朱民玲(一趕二)趙揚強、周陸麟

    惡虎村
    張漢傑、齊復強

  • 不是警衛室那個門啦,是跟碧湖公園緊緊相鄰的那個側門orz
    我沒看到殺四門欸,有演嗎XDDDDDDDD
    可能我遲到太久了。

    我也剩下勘玉釧想看。

    lyande1109 於 2011/09/17 23:21 回覆

  • Jiachen Wang
  • 那天我不知道再幹嘛 可能發懶吧
    或是去上老師的笛子課=_____=
  • 我也常發懶orz

    lyande1109 於 2011/09/21 13: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