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可惡的大媽!!!!!在最後我很感動的時候對著旁邊的朋友破口大罵「這根本就是樣板戲啊!!!我最討厭樣板戲了,還拖那麼久」,害我快掉下來的眼淚又瞬間因為忿忿不平滾回眼底......美感被打斷因而很不爽的我開始幼稚的反擊。我坐在靠走道處,大媽和她朋友出入都需要經過我,演員都還在謝幕,大媽就很急迫地要走,我好整以暇開始翹腳,偏偏國父紀念館座位走道很窄,老娘我就是不想讓位就是想看演員謝幕怎樣,於是大媽就在憤怒地看了一整晚「他認定的樣板戲」之餘,還遇到一個「沒禮貌的年輕人」簡直火上加油,她的大腿查覺我微弱的抗議後,開始以很粗魯的方式前進,最後雖然擺平了我的阻攔,但想必回程一肚子火,呵呵。(但我也好白癡喔XD)

出場後遇到今天賞賜我票的恩人學長,急急問這到底是不是樣板戲,這怎能算樣板戲,學長的回答讓我安心許多(這就是莊子重言的效用吧!),又想到前幾天讀的王德威評《龍應台評小說》一文偵宇的補充,誡之,慎之啊。讀《文心雕龍》時,鎮哥屢屢談到文學的形式與內容並重,看戲又何嘗不是,單單憑外在形式就強烈認定一部戲的好壞,仿若許多人一談到漢賦就充滿誤解一樣,雖然大媽讓我不開心,但也再次提醒我作任何定論之前應先審慎的思考,不要不經大腦就隨便亂講。

《金子》戲詞寫得很利索,唱起來難度也很高,沈鐵梅三度梅名不虛傳。其他演員也都很優秀。漂亮的女主持人說這部戲演過六百多場了,果然演得極順暢,看得出來很熟練。許多地方我也覺得很受感動,像是金子在好人懦弱的大星、冷酷氣魄的仇虎之間的掙扎,像是焦家黑屋以通紅的燈光象徵熊熊烈火,金子、婆婆、大星、仇虎四個聚光燈......都很有意思,但整體而言導演方式仍覺得太過老派,一開始多讓人誤以為在觀看邵氏電影。字幕上的劇情提示太多餘,甚麼十年後、十天後的早晨之類的,若非交代不可,大可都編入唱詞交給演員,雖然字幕除了功能性以外,或許也可以提供一些別的,但此處用來做一些簡單的劇情提示我覺得不是很必要。

今天第一次看川劇,也是第一次看《原野》系列作品,因此不清楚這齣戲在改編版本裡定位為何。但純粹美感的感受上,我覺得川劇音樂、行腔都很好聽,身段也很有特殊的、靈巧的韻律感,同時從劇本到表演都很保有地方戲曲獨特的本土性,讓人一看就能感覺「異文化」。但同時我也在想,如果讓小平老師導演川劇,當川劇的調度類似《金鎖記》、《三個人兒兩盞燈》.......等國光的戲劇時,在導演高度再創作的重新整理下,地方戲曲的突出特色(可能是俗氣但可愛、直接但不猥瑣的)是否會相對被削弱,而成為另一種「劇種殖民」呢?而今天的導演雖讓人覺得老派,但或許這種老派在某種恰當的運作下反而更能完整保存地方戲曲的本土性、在地性。導演的問題好難,上了一學期導演課,覺得還是好難進入狀況......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