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在傳大網頁上看到的是:
5/01(日)14:00《紅鬃烈馬》
王珮瑜(武家坡)、凌珂(大登殿)╱薛平貴 呂洋╱王寶釧 閆虹羽╱代戰公主 李宏╱王夫人
完全忽略了武家坡大登殿之間還有數糧和銀空山,一心以為就王珮瑜前凌珂後了,導致今天遲遲等不到凌珂因此有些坐立不安。

上半場坐在三樓,王珮瑜跟呂洋聲音都好小小小小小,尤其王珮瑜雖然比第一天演馬派諸葛亮好些,但還是覺得太工整了,每一字每一句都太四平八穩,缺少韻味。但我也強烈懷疑三樓位置音效不好。呂洋的高低起伏倒比較明顯,可還是聽不慣程派,唉,我真不能適應女演員演女性腳色還要把自己的聲音裝男人,尤其是念白。但呂洋水袖很漂亮。數糧時薛平貴王寶釧開始換人,原以為只是演員趕妝不及,下半場開始後,發現苗頭不對,怎麼還是這個吹鬍子瞪眼睛的毛小弟,而且還演好久,嗚嗚我開始不斷在心裡呼喚:「還我凌珂!!!!!」一整個非常害怕他會默默演完整齣,幸好大登殿沒讓我失望......昨天就覺得閻虹羽很可愛,今天看他的代戰公主更喜歡他了!不論紮靠展現武功或是梳旗頭穿旗鞋吃醋都好俊俏。代戰公主跟王寶釧站在一起,代戰公主展現出來的樣子真的比較正,完全可以理解薛平貴為甚麼在外頭十八年不回家。

不過上半場武家坡許多地方倒是讓人看得火冒三丈,薛平貴要試王寶釧是否忠貞,是的話就相認,不的話就騎上馬一走了之。但過沒幾句又說自己在西涼有代戰公主,這種雙重標準是哪招?而且一直希望代戰公主來幫自己報仇殺掉魏虎也太沒男子氣概了吧,為什麼代戰要讓這麼遜的人當西涼國王?代戰可以自己當西涼女王,薛平貴和王寶釧一起當後宮啊。大登殿雖然有代戰加持,但王寶釧要薛平貴放掉王允就算了,竟然還硬要薛平貴封王允官也太任性了,而且動不動就以死威脅,一下要碰死在寒窯前,一下要碰死在金鑾殿,如果我是男人百分之兩百會選代戰公主啊。

雖然上半場的劇情我不太喜歡,但我隔壁的老爺爺看得淚流滿面還一直吸鼻涕,當時正演到王寶釧對薛平貴說我的薛郎哪有五綹鬚,平貴回答過了十八年佳人也要兩鬢白,於是我也受到老爺爺感染,默默流下眼淚,但是是為了青春就在癡等中悄悄流逝而傷感。後來中場休息他跟我說平貴寶釧一別十八年,他一別是六十年。又說他特別喜歡看探母,因為同樣想媽媽。又說梅蘭芳、李世芳、張君秋、顧正秋......一路講到徐露、嚴蘭靜、張安平、魏海敏等等,看完戲他很高興直說今天遇見知音,我很不好意思地回哪有哪有,能遇見他們,才是我的榮幸,因為他們經歷太多我永遠無有機會而如今想來已全然是神話的時光了。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