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學後才對戲曲產生興趣,也因此第一次聽聞戴綺霞老師大名時,老師早已成名八十五年。還記得那天早晨例行瀏覽報紙,藝文版登了一則演出預告:12/21戴綺霞九秩嵩壽公演──《穆桂英掛帥》,內容大致是介紹戴綺霞老師及公演時間、劇碼。那則報導給我很深印象,《穆桂英掛帥》是梅蘭芳排的大戲,穆桂英結合了青衣、刀馬旦、花旦各行當的特質,腳色吃重,全戲長達三小時,戴老師九十歲粉墨登場扮穆桂英,讓我很訝異。然當時因諸多原因錯過演出,每次事後回想,總懊惱不已。後來聽說老師出版了自傳《綺麗人生》,便想盡管道欲購買,無奈此書是自費印刷,坊間書店未銷售,幾經尋訪,才發現此書需親自到戴老師居住的兆如安養中心購買。正好幾位學姐要前往拜訪戴老師,順便購買自傳,便央求學姐讓我跟去。

抵達兆如安養中心,乍見老師我嚇了一跳,戴老師容光煥發,實際年齡九十一歲,外表看來卻只有六十歲,精神炯朗,目光矍鑠,我們要求是否可以與老師合照,卻被老師拒絕,老師說今日沒化妝不合照。

戴老師的蹺功(踩蹺)被譽為當代第一,尤其是大陸廢蹺以後,學習蹺功的學生瞬間減少,踩蹺藝術的保存更顯得急迫,此時欣見戴老師,便是見了國寶。戴老師拿手的蹺功戲有《辛安驛》、《陰陽河》、《紅梅閣》(又名《李慧娘》)……等,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戴老師在七十三歲時跟吳興國合演《陰陽河》,《陰陽河》這戲做表不易,除了腳底下踩著硬蹺,肩上還得擔兩個擔子做各種動作,但當年老師在台上的表演一絲不苟,火候純熟,底下觀眾全服膺於老師紮實高超的功力。再度提起這件事,不免欣然:「當年吳興國三十七歲,敝人七十三歲。」

然而時至九十一歲高齡,老師仍辛勤練功,每日清晨四點半起床,在房間外陽台練功,例行左右各踢五十腿,說著說著老師便踢了一腿,又高又直,動作迅速,我們在旁見了全目瞪口呆,雖然年紀要比老師少上六、七十歲,但要我們踢腿,別說五十下,連十下都有困難。老師每日早晨運動便是練功,結束後全身皆出汗。因老師有自己與眾不同的運動方式,便沒參與安養中心每日固定的運動時間,老師說那些動動手、抬抬腳的運動太慢、太溫和了,她做不來,她練的是年輕人的功,要不斷動來動去的。且老師完全沒有駝背,坐姿總是端正挺直。因為老師的母親(也是著名旦角演員)從小嚴格要求坐姿,只要稍微駝背,便從背後猛槌一拳,因此老師從來不駝背,至今腰桿仍挺得筆直。

戴老師本工刀馬旦、花旦,七十歲開始研究梅派,從刀馬旦、花旦轉到梅派青衣的路子,除了身段扮相等程式化表演相差甚遠以外,唱腔念白更是大相逕庭,刀馬旦要求演員有好武功、花旦要求演員念白爽脆,但兩者都不太要求嗓子,稍微沙啞帶點磁性,觀眾反而覺得好聽。也因此老師從前不但不忌口,尤愛吃辣。但下定決心鑽研梅派青衣後,從此忌口,冰、辣皆不碰,古稀之年的毅力讓人佩服,她曾說:「我當了幾十年的京劇專業演員,但對於『梅派』戲,我還只是個票友!」足見老師的謙虛與努力。九秩大壽公演結束後,許多老戲迷紛紛稱讚她嗓子變好了,讓她非常喜悅,然而在本應放鬆心身安享生活的古稀之年,她卻選擇開始精研梅派戲,二十年如一日風雨不輟,這份認真堅持又豈是平常人能做到的?

自從五歲登台至今已八十五年,各種訓練之苦都無法擊敗老師對京劇的熱誠,念茲在茲皆是向後生晚輩傳承京劇文化,老師提及這幾年將持續把最拿手的幾齣招牌戲、看家本領傳給徒弟朱民玲,讓蹺功得以繼續傳承,同時透露目前她正在撰寫一部京劇劇本,寫成以後希望可以搬上舞台。戴老師對京劇的熱愛與執著絲毫不隨著時間減損,曾有人問她何時退休,她回答:「只要能唱,一輩子也不會離開舞台。」

此次有機會跟隨學姐拜訪老師,真是莫大榮幸。看著老師精神抖擻說練功、唱戲,談他熱愛了一輩子的京劇表演,不禁心想,倘若一個人能一輩子無怨無悔地愛、毫無怨尤地對一項事物付出全部心力,那不管是戲裡戲外、戲聚戲散,都是那麼令人值得為他大聲喝采。

 

 

2009/11/22完成

本文原刊於台大中文系《踏歌》第十期。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