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會趕著上文字學,簡單記一下吧。

我對昨晚的演出有些失望,大概是之前看過張繼青、姚繼焜錄影的緣故,因此對屈彬彬、陶紅珍受他們倆指導貼演這齣戲,懷著極高期待,但看完之後卻覺得跟張、姚兩人頗有落差。

一開始的〈逼休〉、〈悔嫁〉不論唱或作,都沒有到位,屈彬彬一出場,動作有點僵,放不開。陶紅珍嗓子也沒開,可能太緊張了,嗓子逼得又細又緊,卻因為嗓子沒開頗有沙啞之色,跟後頭他唱〈癡夢〉、〈潑水〉相比,遜色很多。〈逼休〉裡朱買臣與崔氏有很多對手戲,如崔氏責怪朱買臣又沒打柴回來那段「打不得柴」的相和橋段,或是崔氏埋怨跟著窮酸儒二十年挨餓受凍,甚或崔氏逼著朱買臣在休書上打手印等等,都考驗著演員的默契。屈彬彬和陶紅珍在這裡都沒有演到位,默契不好導致演出不夠緊湊,讓我很失望。

〈悔嫁〉後半,陶紅珍的嗓子開了,狀況好多。但張西喬對崔氏動粗賞巴掌的身段,看起來有點不協調。且張西喬對崔氏動粗時,崔氏呆坐在地,毫無反抗,比照他對朱買臣逼休的強勢,個性前後不連貫,此處或許可以再斟酌。演員一直到〈癡夢〉、〈潑水〉時,才完全融入劇中。尤其是從〈悔嫁〉到〈癡夢〉,陶紅珍前後表現有如天壤之別,或許受到老師有「張三夢」美譽影響,因此他在〈癡夢〉的表現,也特別賣力。此時嗓子唱開了,他聲音其實很好聽呀。入夢這段演得頗好,可惜「出夢」時,身段太大,不夠細膩,沒能完全掌握劇情的著力點,是較可惜之處。

〈潑水〉時,屈彬彬與陶紅珍的對手戲明顯到位許多,也較〈逼休〉更能掌握劇情氣氛。兩人的嗓音都不錯,陶紅珍一開了嗓,優勢就出來了。屈彬彬作工極好,整齣戲裡我的感動多半是由屈彬彬挑起的,雖然他聲音也好聽,但低音下不去,常常卡在喉嚨裡,發不出來。最後他在河邊再拜崔氏遺體時,是整齣戲最高潮,這幕很感人的,而兩人從〈逼休〉的放不開,到〈潑水〉完全融入劇情,好不容意將氣氛推到頂端,但拉幕的人不知在急甚麼,都還沒拜完,幕就放下來,把整個氣氛都壞了,是最最嚴重的疏漏。

啊還有,一開始蔡欣欣老師上台介紹時太緊張,把姚繼焜老師說成姚傳薌老師了囧。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