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跟小圓到信義威秀看。

大概是導演經驗不夠豐富吧,影片前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部分略嫌生澀,吳湯興、徐驤、姜紹祖三人在吳家前院立定氣魄的那個鏡頭,頓時讓人誤以為在拍model定裝照。 太刻意也太煽情了。尤其是姜紹祖的微笑常常讓我覺得像有針扎在心上一樣難受,十九歲,同樣的年輕氣盛、同樣的自信過剩,頻頻用過度美化的眼光看待自己,無法不想起,那 種料定一切的自信,在笑聲閃耀之後可以輕易割傷人。

當他面對李佳穎(飾演姜的妻子)滿是泛紅的眼眶,舉起手在眼窩旁頑皮示意要她擦去,疼痛的序幕便拉開了。他太天真、也太理想,完全是十九歲才可能有的,心高氣傲。 即使糧完彈盡依然堅持行性要君子,不願向現實屈服,對自己抱有太高的期許,以致難以接受成為階下囚的殘酷事實,不甘讓自己的好勝成為囚禁自己一輩子的囹圄,他無法在絕 路中另闢花明小徑,只能用吞食鴉片自縊來昇華心志。他在自輓詩中完完全全是路已盡、命已絕的傷痛無奈,在最最年輕燦爛的時刻赫然發現自己已經無路可逃、無處可倚,再過 一年、一十年、一百年,也只能是行屍走肉的俘虜,惟有透過死亡,才能化解出師不利被俘的恥辱,才能讓生命在最美麗的時刻趕緊劃上句點,昇華挫敗的心志,留下輝煌耀眼, 不要最後成為一筆老態龍鍾的爛帳。「邊戍孤軍自一枝,九迴腸斷事可知;男兒應為國家計,豈敢偷生降敵夷。」

他幾番面對李佳穎時,都像個大孩子一樣,那些安慰與寵溺都是十九歲所獨有,不容猜疑與忌懼,那些天真爛漫滿懷赤子之情的說話,幾乎一片透明雪亮的心,卻最讓人潸然 淚下。他說他一定會回來,眼神裡那樣認真,但有誰能徹底從骨子裡相信這句話呢?更要命的是,因為他才十九歲,所以不容得反駁、也捨不得反駁,眼看他離別在即,留下的話 語只能在喉頭不斷牽制著哽咽,帶著互異的理解折柳送行。

雖然他的年輕亮眼牽動人心,卻也把疼痛析理得更加純粹,因為沒有太多雜質的生命裡,疼痛感找不到其他可以依蔽,往往以最真實的感覺呈現,於是,他的大喜與大悲都可 以很輕易灼傷人,恨的是他洋洋自信;最後卻又忍不住與姜氏同悲。

他太像他又不像他。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