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偷偷引用了我的網誌XD
不過看在他把我那篇網誌發揚得光彩奪目我就勉為其難原諒他吧:P
以下是吳嘉浤同學的《中文系半年》
請大家慢慢觀賞:)


中文系半年



「我一口氣要自己

記得很多很多
愛得很多很多
學得很多很多
保存得很多很多
留戀得很多很多
珍惜得很多很多……」



陽光斜斜地鋪在地上,我踩動雙輪,彷彿拖曳巨大而稀散的影子向前奔馳。在左右穩當的平衡,有那麼一點點風,然而體內升起的汗熱儼然更勝,徘滯在頸間、雙腋、大腿、背部,幾個奇妙的瞬間覺得自己彷彿飄浮在無重力月球表面,瞬即又給地心吸去,雙腿與重力拉扯然後踩踏、迴圈,目的地有點忘了,只知道方向,長長的道路彎曲然後在轉角招手逗引,我沉浸於這種姿態,思緒彷彿正糾結,又似渙散無焦。然後很自然的我在心中撥開沙塵似地發現了這一段話:「我要一口氣………」



原來這是系上某位同學在網誌上的心情小記。我們的交情不錯,時常言不及義隨口亂聊,她總是一派精神,講她的生活她的朋友她的喜怒哀樂,我樂於在一旁傾聽,然後選擇一些時機吐槽、回應幾句,看她有時跟著哈哈大笑、或是氣急敗壞地與我爭辯,心情卻覺得很自在,彷彿浸泡在一種無重力時光。



但時間的確還是就這麼過去。半年了,不多不少。我進入這所學校,穿過椰林大道,欣喜眺望總區圖書館,穿梭星布於校區中的各個教學大樓、漫步宿舍幽黃的燈下與系上同學串門子,聊那些有趣的神奇的嚴肅的豐富的學校課程,有時虧一虧教授,以身為學生一種獨特的傲氣睥睨批判這一領域已有成就的前輩們──換句網路上常用的話,叫做「嘴砲」──這是一種年少的輕狂吧。我們要一口氣記得很多很多、學的很多很多,即使是一種拙劣的偽裝,也自有其趣味存在。



知道自己真的不算什麼,因此才更加漫無目標去掠食。在中文這條道路上我一直走得歪歪曲曲,望著遠方的燈火,低頭對自己的初衷刻下質問:那燈光處真的有我渴望之事物麼?彷彿一種詛咒。我沒有節制地去企求一些理想色彩濃厚的目標,譬如說學生運動的可能、社區關懷的面向、環境保護的實踐……我相信對語言與文化緊密連結的研究,仍舊是自己最喜歡也最適合的一塊領域,為了達成那些理想主義的標的,我卻也必須先學得很多很多、了解的很多很多……政治體制、社會研究、歷史文化、甚至一點點必要之自然科學;我總是似懂非懂,自恃一點點中文基礎讓外務對本科課業造成擠壓,加上一些自視必要的休閒放鬆活動,這半年來熬夜成習,醒著時也彷彿漫步於夢境,時間就這樣無聲無息,拂過耳梢、牽動髮絲,驚覺回首早已無影無蹤。究竟是我捨棄時間抑或時刻前馳將我無情拋下?在自己的主觀感覺上細加琢磨的瞬間,太陽又一次墜落、為地平線所吞噬。



現在,我依然在此處。彷彿踩動踏板前進實則漂浮半空,我一直在找地方降落,卻遲遲無人招手:呼叫塔台?這裡載有滿滿的理想與廢棄的夢,惡劣的天候讓本機平衡不穩搖搖欲墜,請問是否可以緊急迫降?稀薄的雲絲背後彷彿有一些回音,卻稱不上指示,我一邊消耗已失去八分之一強的機油,漫無目的地盤旋在夢想之地上空……。



「我一口氣要自己

記得很多很多
愛得很多很多
學得很多很多
保存得很多很多
留戀得很多很多
珍惜得很多很多


然後我有點累
讓我睡一會就好」



不要回頭,不要回頭。我依然看得見遠方那盞隱隱的明燈,路途上逐一拾獲的美麗石子也讓我心喜滿足。有時袋子太沉必須忍痛割捨,我會在眼下逐一審視讓它烙印在眼角深處,化作疲累時伴我呵欠伸腰的細細淚液,那是夢的殘遺,是我們在人生途上踽踽前行之所必須。迷惘失落時且讓我低吟一首歌,當中每一組辭彙、每一處音韻轉調、每一種頓挫每一次長嘆,都是與我的理想與夢緊緊聯繫搏動著的聲響。那是語言存在的本質意義,它融在我的血液中就是華語就是中文,就是我至今仍遲緩前行的道路,遠方的燈火微渺,卻依然給我希望,以及力量。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lyande11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